从Waymo诉讼到收入危机 威胁Uber未来的还有哪些?

2017年05月13日 11:47 新浪综合

  界面新闻

  人们刚沉浸于Elon Musk有关地下行驶隧道计划的新闻中,可能尚未听闻Uber 2017年开年不利:近日,美国司法部启动对Uber公司“Greyball”系统的调查。“Greyball”系统针对监管官员设立,用以确认、阻碍相关监管人员通过Uber预定车辆。2017年1月,曾反对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参与特朗普总统经济会议的部分官员被Uber排除出乘客的行列。

  2月下旬,Uber前工程师Susan Flower发布博文控诉前东家Uber的企业文化歧视女性,引起轩然大波。几天后,谷歌无人驾驶部门Waymo向Uber提起诉讼,称Uber窃取谷歌商业机密,借以推进自家自动驾驶项目发展。实际上,今年2月起,Uber公司有超过六名高管离职。不止这些,Uber公司财报显示Uber烧钱的速度让人瞠目结舌,而盈利模式却尚未明晰。

  如此乱局中,人们很难辨明哪些困境会让Uber元气大伤,哪些又会迅速被世人抛之脑后。我们汇总了最近Uber所面临的外患,并根据严重程度进行了排序,以引导大家分析:哪些最有可能让Travis一手创办的Uber大厦倾塌。

  1. Waymo与Uber之间的官司纷争

  2月3日,谷歌旗下的无人驾驶汽车部门Waymo起诉Uber,称谷歌前任雇员安东尼·莱万多斯基(Anthony Levandowski)非法窃取了超1.4万机密技术文档,其中包括“LiDAR激光雷达”技术,该技术对无人驾驶项目至关重要。莱万多斯基于2016年1月从Waymo辞职后,当月即利用该技术联合他人创办无人驾驶卡车创业公司Otto。2016年8月,Uber以近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Otto,并聘请莱万多斯基负责Uber自动驾驶汽车业务。(Uber方称该Waymo的诉讼站不住脚,只为了拖慢Uber发展。)

  卡兰尼克曾表示无人驾驶业务对Uber长期发展至关重要:倘若对手捷足先登,砍掉司机费用分成,必定能提供更为低廉的驾驶服务。诉讼方Waymo公司直接给Uber公司当头一击:请求法官对Uber公司颁布初步禁令:禁止Uber使用任何非法获得的信息发展公司技术。如果禁令通过,意味着Uber大量技术测试会被叫停,被控诉“窃取”而来的LiDAR感官器技术会被禁用,或者禁止莱万多斯基介入无人驾驶项目。

  最佳结果:Uber成功避过“初步禁令”的颁布,最终赢得官司。

  最坏结果:如果法官判定初步禁令生效,如使得Uber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延缓数月,Waymo公司几年来努力达成。供职于Bailey Cavalieri公司的商业秘密诉讼律师John March三月告诉连线杂志记者:如果Waymo能够赢得禁令判决,则其也能获得最终审判。则Uber的短痛会成长痛,而“随之而来的是对莱万多斯基和其他高管面临入狱的刑事指控”。前联邦局律师及检察官肖恩·汤普森接受采访时说道。

  2. 美国司法部对“Greyball系统“调查

  纽约时报在三月报道Uber数年使用“Greyball”系统,妨碍监管及执法部门工作人员使用其服务。“Greyball”系统是Uber用以反对外部侦查的系统,Uber也承认自己对该系统的使用。如今司法部门已经开展对Uber的犯罪调查(Uber拒绝对司法部门的调查发表意见)

  如果检察官牌判定Uber非法阻碍当局执法、不当使用用户认证信息。(在排除部分用户时,不当使用用户认证信息确认其身份),则Uber可能涉及诈骗指控,但调查结果可能为无罪。“这种类别的调查经常发生,尤其在规模大、盈利高的公司面临‘侵犯人们利益’的控诉时更是如此,”前美国律师,现供职于Hunton&Williams律所的Timothy Heaphy说。

  最佳结果:联邦检察官调查结果显示无证据证明Uber有不当行为。

  最坏结果:联邦法院调查证实后,对Uber处以数额巨大的罚款,Uber公司经济蒙受损失。

  3. Uber烧钱战略难以持久

  根据Bloomberg数据显示,2016年Uber营收超过65亿美元。听起来很棒,对吗?问题是,Uber2015年亏损数额是营收额的两倍,年末亏损28亿美元。好消息是,Uber的收入增长很快能补上亏空。

  “以Uber当前的烧钱速度,应当还有1年半或两年半的钱供它们烧。”在哥伦比亚大学商学院战略方向任教的Evan Rawley说。在竞争对手Lyft紧随其后的市场环境中,想要避免公司估值下降,得寄希望于乘车费用上涨,司机福利缩减。

  最佳结果:Uber击退竞争者,其营收增加足以覆盖巨额亏损,整个公司开始盈利,估值近700亿。

  最坏结果:Uber继续砸钱用福利吸引新司机和用户,与盈利之路背道而驰。Waymo和“Greyball”事件的指控可能招致大量罚金,公司财政状况更为危急。如果Uber损失过多资金,结果必然是继续融资,稀释持股人的股份。,Rawley说,长此以往投资者可能会叛变导致翻天覆的变故——卡拉尼克可能出走,而Uber前途未卜。

  4. Uber涉嫌“歧视女性”的企业文化争议诸多

  今年2月,Uber前工程师Susan Flowler发布博文披露自己在Uber工作时遭受性骚扰以及性别歧视。并且她表示自己的投诉并无下文,Uber企业文化唯个人绩效是从。作为回应,Uber CEO卡拉尼克发推说“(Susan Flowler博文)描述得同我们的信念大相庭径”。Uber媒体领导及董事会成员Arianna Huffington承诺尽快调查,在视频会议中表示:“Uber中绝不会有得意的混蛋容身之处。”前美国联邦检察官Eric Holder被Uber请来调查此事。(调查结果预计于5月底发布)。同时,同硅谷其他公司相比,Uber的企业多元化报告显示出进步。

  最佳结果:Uber对企业文化加以改善,严惩不良行为,推动公司的多元化。卡兰尼克应该邀请一位尽职尽责又有想法的人担任Uber首个COO,整治公司中“请求原谅而非许可”的氛围。

  最坏结果:公关处理不当会引燃“抵制Uber”的活动,导致优秀员工出走,聘请不到新人才,影响由用户波及员工层面。“没有人会支持一个虐待员工、并且持性别歧视观念的组织。”于斯坦福商学院研究企业策略与创新的Robert Siegel接受采访时告诉连线杂志。

  5. Uber公司高管出走,人才流失

  Uber CEO卡兰尼克正为Uber首席运营官一职物色合适人选,但还有其他岗位空缺需要填补。三月份,Uber汽车共享业务总裁Jeff Jones辞职。他告诉记者:“我职业生涯的领导理念和路径和我在Uber所体验到的不一致。”高级执行官Brian McClendon、自动驾驶负责人Raffi Krikorian,高级主管Ed Baker以及Rachel Whetstone也在同一时间离职。

  “目前Uber是世界上炙手可热的公司,”Rawley说,“但我认为大众对Uber的热情某些方面可能会冷却。“对于大部分技术奋斗者而言,主管一职仍然是通往职业生涯的黄金门票。但是,高管离职、公关失败、工作环境糟糕的流言四起,这个公司可能不再吸引人才。“对于很多有才能又已经拥有好工作的人而言,这可能并不是一份理想的、令人满意的工作。”Rawley说。之后,Uber刚聘请了人工智能领域的大牛Raquel Urtasun从事Uber自动驾驶领域的工作。

  最佳结果:Uber通过优质产品、既定的用户基础和独特的挑战觅得优秀人才,帮助公司重回正轨。

  最坏结果:企业文化始于上层建筑。如果Uber聘请不到其他人才,企业环境不会改变,岗位空缺没有填补,收入未增加。若缺乏资金,Uber公司将难回正轨。

  (翻译:黄文砚)

  来源:Wired

  原标题:The Scariest Threats to Uber's Future, From Waymo to Money Worries

推荐阅读
聚焦
关闭评论
菲律宾游戏介绍 十三张微信支付 维也纳支付宝充值登入 456网址导航 菲律宾申博在线登入网址
牡丹游戏管理网最高返点 太子娱乐官网充值返点 千赢娱乐备用开户 赌王时时彩平台登陆 ek娱乐APP下载
鑫博娱乐最好游戏平台 永利官网 菲律宾太阳网开户 大有开户 亿万先生公司介绍
菲律宾太阳城直属现金网 sb515.com 申博百家乐直营网登入 乐虎国际体验 财富娱乐免费开户